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

虽然足够销魂,但也得远离

虽然足够销魂,但也得远离
这个女人,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敢爱敢恨,什么叫疯狂忘我。  还是在这个我离家重新创业城市,业余时间,我读了EMBA班,她是我的一个同学带来,参加我班的春节活动。  初见她时,并没有太多的关注。印象中,乾净,清秀,俐落,大方。带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,恰巧坐在了我的边上。  因为她小巧玲珑的模样,很让我有接纳感,因此,与她偶尔有些言语上的交流,气氛还有些融洽。  她的儿子比较调皮,我有时候也会帮她哄逗一下。  渐渐地,她开始注意我的言行。她主动问起我的工作,也介绍了自己——国营大型企业的行销培训师。  我喜欢玩单反,期间,也抓拍了几张她与儿子的照片。也就顺理成章地加了微信,以便把相片发给她。  就这么,我和她成了微信上的朋友,她喜欢我拍的照片,喜欢我微信上的短文,也喜欢我分享的一些雕虫小技。几乎,我的每一个微信,她都会留言,而且,越来越热烈。  不知道哪一天,她在微信中,开始称呼我:「陛下」。  男人么,遇见这样的情况,荷尔蒙总是急速增长,就着这样的气氛,我们在微信上开始了更多,更深的交流。知道了她是单身,知道了她工作的辛苦。  一段时间后,她开始自称「臣妾」。  我以为,这样的交流,大概也只是在微信上显得真实,现实中,她的单身,我是已婚,很让我望而却步。  终於在一天深夜,她打电话给我,说和朋友一起喝了些酒,极端郁闷,希望可以见我。  我想了想,开车把她接上。  因为就在我公司宿舍附近,就把她带到家里,泡上一壶金骏眉,既为她醒酒,也可以轻轻地说话。  慢慢地,随着话题的展开,那种男女之间的暧昧感越来越真实,气氛也越来越浓密。  渐渐地,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,发际间的清香清晰地扑入我的鼻腔。忍不住啊,我揽过她的肩,扳过她的脸,不自禁地吻了上去……她小脸通红,微微低垂,象徵性地躲闪了几下,便开始急促地呼吸,随之全周身一软,任由我的舌进入她的口腔。  几秒钟的点探过后,我感受到了热烈的回应。她呼吸加重,脸庞更红,眼睛都不敢睁开,一双手局促地护在胸口,但她的舌,却不自禁地与我营造浓郁的情色缠绕。  那一个时刻,做为男人,恐怕都不会就此甘休。  我的手,开始拨开她无力的双手,揉在了她的胸口。一对又大又软的乳房,刺激得我欲望大发,也让她更加迷醉。  片刻过后,我把她那只不知所措的小手,引导到我的胯间。在接触到我的刚硬的一瞬间,我感到她一声更重的鼻息,小手想抽回去,却被我牢牢按住……一会过后,她的手便开始慢慢捏动我膨胀的阴茎。  那一阵热吻,持续了好几分钟,等我们分开的时候,她立刻闭上小嘴,眼睛嗔我一眼,又迅速低垂。那只手,可还老老实实地抚在我的JJ上。  另一只手,被我曲在她的脑后,那双被揉开了胸罩的双乳,羞涩地展现在眼前。  眼前的景象,让我淫兴大动,既然是「陛」,我就要有主子的样子。一起身,我解开了裤子,拿出我自信的阴茎,杵到了她的眼前。  那个时候,她应该已经被情欲笼罩了,双眼紧看着我的阴茎,脸微动着表示躲闪,眼光中流露出被击败的无措和迷茫。  我轻轻地按着她的头,执着地用阴茎摩挲她的脸颊和嘴唇,直到挤开她的小嘴,挺入口腔……暖暖地,柔柔地湿润从头至尾包裹上来。快感顿时打了一个激灵。  她把两手垂在沙发上,表示一种承受。  我挺动阴茎,由慢到快,由浅至深,她努力地张开小嘴,间或用泛着迷醉的眼光望向我,表示一种臣服。  就这样,我们都不说话,她坐在沙发上,我站在她面前,连接我们的,是我的阴茎,是她涨圆了的嘴。渐渐地,还有舌头,还有吮吸……我极端膨胀,我需要插入。我板过她的身体,将她背对着我按在沙发上,一只手摸到她的内裤,将要脱时,她喘息着呢喃了一句:「我可能还没完。」什么?我顿时停在了那里,她扭动了一下屁股,喘息着又说了一句:「陛下,你试试,臣妾没关系。」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脱下她的内裤,迎着她淫水横溢的小穴,插了进去。  只有两下,我就看见阴茎上有红的血,立刻拔了出来。拿起茶几上的纸巾,递给她,示意她檫试,我则立刻走向洗手间,必须好好洗去血渍。我极其不喜欢阴血。  那天晚上,她没有走,她乖巧地跟进浴室,在淋喷头下,努力用小嘴帮我解决,当我射在她的嘴里时,她眼睛里流露的是满足,跪在我的胯间,仔细地看,仔细地洗着我的阴茎。  那天晚上,她躺在我的身边,因为我说了一句:喜欢那种在嘴里变硬的感觉。  就一边和我轻轻低语,一边留意我的阴茎,软了,就附身下去,努力吮吸。  有时候,光顾说话,软的久了,她立刻歉意万分:「陛下,原谅臣妾。」然后把软软的阴茎叼在嘴里,冲我调皮地笑,看我硬爽得样子,跟上一句:「陛下,臣妾的下面比上面更舒服……」那天以后,她几乎每天都想找我,我们真正的插入,她获得了很大的满足,我会逗她:「你如此淫荡,是不是再喊几个男人来操你?」她会回答:「只要陛下在边上,再多再丑的男人臣妾都无所谓。」但是,她为了和我共度夜晚,开始以加夜班欺骗父母——她的儿子由父母带着。开始经常来我单位,不能见我时,开始夜晚打来相思电话。我感到了被打扰的不适。  最后在那一天,我告诉她,我们应该从容地相处,而不应该是如此焚心似火。  她难以接受,不愿下我的车,各种胡闹,甚至在车上脱光衣服,要我占有她……我不得不疏远了她,我无法接受这自焚式的感情。我们谈了很多,也十分坦诚,我帮助她走出谜雾。  现在,我们再没见面,她依旧在微信里称呼我;「陛下」。我则是好朋友一样问候她。交流生活得失,很是平静。  但在「性」上,我很是对她难忘,她也是,告诉我,一想到我,下面就洪水泛滥。  好在,她现在有了一个较为中意的男友。但我知道,只要我呼唤,她会不顾不管地前来,她说过这样一句话:「陛下,我把和你的见面,看做是生命终点一样的珍贵。」唉!我心爱的女人,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不得不远离!  字节数:4902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