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

代父出征

代父出征
妈妈外表看起来端庄保守,但私底下却有很强的性欲,我曾不只一次听到她,毫不掩饰的向爸爸要求。小时候我常被爸妈做爱时发出的声音吵醒,也常听到老妈抱怨:「怎么这么快?人家还没好啦!讨厌!」我一向和妈妈很亲近,也经常和她搂搂抱抱闹着玩,上了中学之后,我身体发生变化,逐渐了解男女之事,对於妈妈的身体,也就更有兴趣了。我经常趁笑闹之际,藉机抚摸妈妈的乳房,也会把她压在床上搂着亲吻,妈妈总是假意挣紮笑骂,但却不以为忤。直到有一次,她发觉我将勃起的阴茎,顶在她下体磨蹭时,她才停止和我继续嬉闹。那一次她脸红红的推开我,羞涩的说:「你长大了,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和妈妈玩了!」妈妈显然对发育中的我非常好奇,她总是有意无意往我下面瞧,有时她沐浴前后,会故意穿着内衣在我眼前晃荡,以观察我的反应;如果我裤裆鼓鼓阳具勃起,她就会露出似笑非笑的异样眼神。有一次我在浴室手淫,竟然被她发现,她惊讶的盯着我勃起的粗大阳具,眼睛一眨也不眨;事后妈妈尴尬的告诫我,必需要有节制,但她那羞怯怯的性感模样,反而害我又多打了一枪。妈妈个子高〈168,55公斤〉,皮肤白,身材丰满,有一股中年美妇的成熟风韵。38岁的妈妈性欲正强,但爸爸却在车祸中丧失效能力,狼虎之年的妈妈欲求不满,表现得不免愈显风骚。她在穿着上、态度上都明显大胆许多,原本保守的传统内裤,换成了性感迷人的丁字裤;原本谨慎害怕走光的保守态度,竟变成有意无意的泄露春光。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,看见我家楼下有许多人聚集仰头,我觉得奇怪,便顺着他们的目光探索,原来妈妈正在三楼阳台边晾衣服。她身着宽松的睡袍噘着屁股,那双白嫩的美腿,丰满浑圆的臀部,从下而上真是一览无遗。妈妈其实已发现有人偷看,但她却依然在阳台上呆了半天,直到后来有几个住在附近的小鬼,回家拿出望远镜观赏,妈妈才状似忸怩的走进屋里。有一天半夜我上厕所,经过父母房间时,听到里面有怪异的声音,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偷窥,原来爸妈搂着坐在床上,正在那亲热呢!只听老爸说:「我现在不行了,你是不是很想?」妈妈叹口气道:「当然想啊!都是你害人!」老爸默不作声,伸手轻揉妈妈的下体;妈妈嗯了一声,也伸手抚摸老爸的阴茎,俩人紧搂着亲吻爱抚,呼呼直喘。一会,老爸跪在床下,扳开妈妈的大腿,舔呧妈妈的阴部。妈妈浑身乱扭,激情的叫道:「快一点……再里面一点……嗯!唉哟……用力啊!」妈妈握着老爸的阴茎拚命套弄,希望能产生奇迹,但老爸那软趴趴的阳具,却根本硬不起来。妈妈心有不甘的抱怨:「人家想得要命!你这样怎么办嘛?」老爸歉声道:「我会补偿你的……你忍耐一下嘛!」他拨开妈妈的阴唇,将手指插了进去。妈妈大口喘息,两腿紧夹老爸的手指浪叫道:「快啊!我快要死了!赶快动啊……快嘛……快啊……」门外的我欲火难耐,回房自己打手枪去了。发泄完毕,我蹑手蹑脚又回来偷窥,此时爸爸鼾声大作,妈妈也已睡熟,我见他们激情过后均赤裸而卧,便大胆潜入偷窥春光。妈妈躺在爸爸身侧,那对雪白的大奶,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;她两腿之间一片狼藉,鬈曲的乌黑阴毛,被淫水浸湿纠结成一团,两片阴唇红通通的微微外翻,明显刚经历过激烈的磨擦。她嘴里突然嘟嚷着吐出模糊的梦呓,右手也伸至下体搓揉起来。妈妈那股自然流露的媚态,使我的欲火再度沸腾;我趴着接近妈妈,靠近的几乎伸出舌头,就可以舔到妈妈的阴户。一股腥臊味直冲鼻端,我闻了之后更为兴奋,便大胆伸出舌头轻舔妈妈的肉缝。那儿鹹鹹涩涩带着些尿臊味,但舔了一会,妈妈下体渗出淫水后,就变成另外一种奇怪的味道。那种味道谈不上好闻不好闻,但肯定会让人性欲高涨。我越舔越有劲,妈妈也嗯嗯连哼,好像很舒服的样子。这时我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好像有人在暗中监视我,我抬头一看,几乎当场吓死。爸爸竟然睁着眼睛,默默的看着我!也不知过了多久,老爸打个手势要我出去,随后他也跟了出来。爸爸面无表情的要我脱下裤子,然后仔细端详我的下体,半晌,他嗯了一声道:「你发育的很好,已经算是大人了!……」我作梦也没想到,老爸竟会说出下面这段话。「天生啊!爸爸今天把你当大人,要跟你商量些事情。爸爸车祸脊椎受伤后,下面就不行了,你妈妈性欲一向很强,我没受伤前,也只能勉强满足她,现在下面翘不起来,那就更没办法啦!孔老夫子说「食色性也」,也就是说吃饭跟性这两件事,是人的本能;你妈身体健康,这方面需要又强,如果不让她吃饱,很容易就会受到外界的诱惑。当然我不是说你妈淫荡,只是说这是本能的天性,譬如说你老是吃不饱,有人用食物诱惑你,你就很容易上钩,但如果你肚子饱饱的,就是山珍海味在眼前,恐怕你也不屑一顾。同样道理,你妈妈漂亮性感,本来就有不少人打她主意,她现在又吃不饱,如果有人趁虚而入,你妈妈是不是很容易上当啊?」老爸顿了顿接着又道:「其实你妈妈办公室有好几个家伙,一直都在打她主意,过去她都会告诉我,但最近她突然都不提了。我受伤后疑心很重,曾经雇私家侦探调查你妈妈,据私家侦探的报告,你妈妈并没有出轨,但却有两个特定对像,经常藉机接近和她调笑,这可是危险的前兆啊!爸爸不想戴绿帽,所以找你商量怎样喂饱你妈妈。」我瞠目结舌,根本不知说什么好。爸爸又道:「……你看怎么样?……你别紧张,爸爸会安排好的……」早上起来爸妈都上班去了,现在正是暑假,我一个人在家无聊,不由得就回想昨天老爸说的话。我真怀疑老爸受伤后,是不是有些心理变态,否则怎么会想出这种点子;我想得头脑乱糟糟的,就穿上衣服出门闲逛。一逛逛了满头汗,到了依翠公园;我买了两瓶饮料,就躺在树荫遮掩的草坪上,休息纳凉。一会我听到旁边矮树丛里有一男一女在说话,那女声依稀就像是妈妈;我从树丛空隙偷眼一瞧,哇!果然就是妈妈。她穿着鹅黄色细带无袖洋装,露出白嫩的臂膀及半截大腿,脚下是乳白色细高跟凉鞋,没穿丝袜;和她在一起的是个蓄长发,约莫30岁左右的年轻人。妈妈:「小李,你搞什么鬼?大热天拉我出来跑外务,结果见了一堆不相干的人,真是无聊!」小李:「唉哟!大姐啊!见见我的朋友不好吗?他们可都夸你年轻漂亮呢!」妈妈:「你少来这一套!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都快40了,还什么年轻漂亮?」小李:「大姐啊!早跟你说过,咱们是相见恨晚啊!要不然我非追你到手不可!嘻嘻……」妈妈:「你又来了,嘴巴老爱吃豆腐,我可是有老公的人也!」妈妈曲膝坐在草地上,小李坐在她对面,俩人一边喝饮料,一边随意闲聊。我发现小李的目光,色眯眯的尽朝妈妈洋装里瞧。妈妈似乎知道,她抱膝夹紧双腿,但却未兜起洋装下缘,因此她雪白的大腿、丰满的臀部,及那性感诱人的丁字裤,仍可从洋装的下摆,一览无遗。妈妈:「你贼眼溜溜的,瞧个什么劲啊?」小李:「嘻嘻……大姐!你这白色的丁字裤,真会迷死人也!」妈妈:「你……你啊!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,恶不恶心啊?」小李:「嘻嘻……有什么恶心?我早把你成当性幻想对像,每天都要想个十遍八遍呢!」妈妈:「你又来了!好了啦!休息够了,我要回公司了。」妈妈准备起身回公司,小李殷勤的伸手扶妈妈起来,俩人似乎熟得很,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公园。我看了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,小李是妈妈同事,俩人除了说话随便点,其它倒也没什么过份的地方,但我心里就是感觉不舒服。也许老爸说的没错,妈妈肚子饿了受不了,真有可能在外面打野食;也不知老爸是否准备安排程行事,我现在倒是满腔热血,就等老爸发号施令了。********************老爸轻轻搓揉妈妈的乳房,并且温柔的亲吻妈妈,老妈很快就有了反应,她发出慵懒的娇嗔:「你今天怎么了?又要弄得人家不上不下啊?我不管,待会你要是不让我舒服,我可跟你没完!」老爸笑咪咪的道:「你放心,我有秘密武器,只要你听我吩咐,我保证让你快活。」妈妈半信半疑的撒娇道:「人家现在就好想要,你赶快把秘密武器拿出来嘛!」她边说边抓住爸爸下体套弄,看起来真是淫荡极了。爸爸从床头柜拿出一副黑眼罩,要妈妈戴上,然后就矮身亲吻老妈的阴户。妈妈哼哼唧唧的道:「眼睛看不见,难道就会有奇迹,你可别骗我!」她大腿张的开开的,屁股也一耸一耸迎合着老爸的舌头,看样子已经是欲火高涨了。我依照老爸的指示,溜进房间站在床边观摩待命。老爸用心舔了一阵,直舔得妈妈呼天喊地,几乎将老爸耳朵拉了下来。她浑身冒出晶莹的汗珠,奶头也兴奋的竖起,她雪白的大腿开开合合,屁股也不断的向上用力。妈妈性急的叫道:「你……你还不快想办法……我好想要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快点啦……」爸爸爬起身来,迅速向我打个手势,我立刻上前补位,扛起妈妈的大腿。刚才靠这么近看爸妈床戏,我早就兴奋的一柱擎天。妈妈浑圆修长的大腿、雪白丰满的屁股、硕大挺耸的乳房、湿漉漉的鲜红嫩穴,简直使我目不暇给;尤其是妈妈独树一帜的淫声浪语,更是令我欲火高涨。我屁股朝前一挺,龟头便正面接触妈妈湿润的阴户,那股滑溜棉软的触感,真是让人永生难忘。但我到底还是童子鸡,虽然已到门口,却仍有不知如何下手的困惑。老爸似乎比我还急,他左手抓着我的阳具,将龟头塞入老妈阴户,右手在我屁股上使劲一推。只听噗的一声,我那根初生之犊的粗大阳具,已尽根没入老妈成熟饥渴的温暖蜜穴。妈妈啊的一声长叹,颤声道:「我的天啊!怎么会变得这么大?我不是在作梦吧?舒服死啦!快用力啊!」妈妈的嫩穴又暖又紧,我一进去就忍不住想要射精,幸好爸爸早有防备,从身后掐住我的耳垂,我一痛,射精的冲动就缩了回去。我吸了一口气,奋力冲刺,妈妈也不断耸动屁股,好让肉棒深入到底。妈妈喘气越来越急,白嫩嫩、颤巍巍的大奶子,也不停的晃动;她的身体不停颤抖,阴道深处也剧烈收缩。肉穴紧紧吸住我粗大的肉棒,使我产生射精的冲动,我勉强又拚命抽动几下,龟头一阵麻痒,炽热的精液便强劲的喷发。妈妈强烈感受到炽热的冲击,她语不成声的呜嚥道:「好……好……天啊……我要死啦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唉呀……」全身哆嗦的妈妈,下阴深处喷出一股热流,热流和我的精液相互冲激,使浸泡其中的龟头,感到说不出的舒爽。我脑中一片空白,完全陶醉在极度的欢乐之中。我还陶醉在销魂的余韵中,老爸便要我起来由他补位;我虽然依依不舍,但也只能忍痛起身。妈妈大概好久没这么舒服了,她搂着老爸不停的亲吻,还呢呢喃喃的倾诉情意:「老公!你怎么这么棒?我爱死你喽!人家以后天天都要……老公……好不好嘛……嗯……」我在旁边听妈妈这么一说,鸡巴立刻又硬了起来,不过这时爸爸妈妈正卿卿我我,我只好自己去浴室解决。我一边回想妈妈的身体,一边套弄自己的鸡巴,转瞬间快感连连,我在想像中,又狠操了妈妈一次。爸爸移花接木之计,显然效果良好,妈妈短短几天里,就像是陡然间换了个人。欲情获得疏解的她,眉梢眼角尽是春意,浑身也散发出一股妩媚慵懒的风情;在我年轻爱液滋润下,妈妈肌肤愈显柔嫩,体态也更加风骚。老爸一反平日垂头丧气的模样,似乎真成了雄赳赳的伟丈夫,但我却越来越不甘心,只作个代班的打洞机器。由於爸爸怕被妈妈识破,因此前戏、后戏,均亲自上阵;而我只能在妈妈饥渴难耐之时,以固定姿势将阳具插入老妈阴户,作单调的活塞运动。我既不能爱抚亲吻妈妈,更不能与妈妈亲匿缠绵;因为这些动作,很容易就会泄露天机。经过几次实战之后,我插穴的耐力与技巧,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对於妈妈的身体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。妈妈的阴毛很长,多又浓密,从小腹下方一直延伸至肛门周围。她的性器外观酷似水蜜桃,两边隆起,中间凹陷成沟;沟内两片阴唇,左右分飞,不大不小,色呈浅褐。掰开阴唇向内探索,妈妈阴道入口很宽,阳具很容易进入,但其内部却紧窄狭小,形状就像是田螺。一旦阳具侵入,她的阴道立刻就会自然收缩,将阳具紧紧包住,使人乐不可支。一般行家俗称的荷包型阴户,大概指的就是老妈这种类型。虽然我在得寸进尺的贪婪心态下,对於单调的活塞运动感到沮丧,但实际上每当爸爸要我上阵冲刺时,我仍是兴奋激动,性趣盎然。毕竟对一个15岁的中学生而言,能够将亢奋坚挺的阳具,插入38岁成熟性感妇女的体内,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她还是我美丽的妈妈呢!试想,当你看见一个平日端庄正经,年龄又比你大得多的女人,竟然会在你年轻的肉棒抽插下,显现出欲仙欲死的媚态。那种油然而生的骄傲感与成就感,不但会使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,而且会使你对胯下的肉棒,产生一种崭新的信念。这种信念会使你相信,任何一个女人,都将会臣服於你的胯下,不论她的身份、地位、年龄。老爸终於察觉到我的不满,他想出新的点子,以弥补我的缺憾。他不但要妈妈戴上眼罩,还铐起妈妈双手,如此一来,就算我忍不住抚摸亲吻妈妈,妈妈在眼不能视,手不能动的情形下,要清楚分辨身上的男人是谁,那可是高难度的事情。哈哈!这真是突破性的创举,我总算可以像个男人一般,好好享受妈妈美妙的身体了。那天老爸替妈妈戴上眼罩,铐起双手,老妈兴奋期待的道:「你又搞什么鬼?可别弄得太过火哟!」老爸神秘的道:「你甭管那么多,好好享受就是了!」他说完一打手势,迫不及待的我,立刻就横刀跃马,代父出征,细细品尝起妈妈那成熟饥渴的性感胴体。这可是全新的感受,一个赤裸、性感、成熟的女人,任凭你抚摸、亲吻,随意的猥亵,那种刺激兴奋的感觉,简直帅呆了。我贪婪的揉捏妈妈白嫩嫩的乳房,将它挤压成各种形状;我疯狂的唆舔妈妈迷人的阴户及敏感的肛门,恣意满足自己青春的欲火。妈妈很满意我笨拙的爱抚,她不停的扭动身躯,并且发出荡人的呻吟,但她心中似乎也有些疑惑,为什么一向细腻温柔的丈夫,会突然间变得粗犷狂野。她断续含糊的道:「你怎么……这么粗鲁……弄得人家好痛……唉哟……讨厌啦……嗯……轻一点啦……又不是十几岁的小鬼……使那么大的劲……啊……要死啦……不是叫你轻一点嘛……」老爸在一旁听了猛笑〈无声〉,我则埋头苦干,闷不吭声。妈妈忍耐不住了,她气急败坏的喘道:「好了!别磨蹭了……快上来啦!……人家想死了啦!……唉哟……快点上来嘛……」其实妈妈不催,我也已经忍不住了,我熟门熟路的抬起妈妈丰腴嫩白的大腿,将鸡巴对准妈妈湿润的阴户一挺,只听噗嗤一声,龟头就准确的及时到位。妈妈啊的一声,嘴张的好大,瞧她那嘴形似乎要说一个「好」字,不过或许是太舒服了,她只像形而不发声,因为哼哼唧唧已说明了一切。我趴下紧搂着妈妈亲吻,妈妈激情的应答,并将丁香软舌度了过来;我贪婪的吸吮妈妈香软的舌头,细细品尝着初吻的滋味。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妈妈上下两张嘴,都对我作了全面的开放。我的阳具深深进入她的阴道,舌头也侵入她的口腔,我和妈妈紧密的结合,彻底佔有了妈妈。首次和妈妈用正常体位性交,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,我一边抽插,一边抚弄妈妈丰满柔软的乳房;一边蠕动下体,一边亲吻舔吮妈妈香甜的嘴唇。这种全方位的亲密接触,使我产生一种甜蜜的晕眩感;我拚命的奋勇冲刺,狠狠的大力抽插,妈妈在一阵希斯底理的浪叫后,和我一同进入了极乐的巅峰。隔天我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,醒来还赖在床上不想起来,我兴趣盎然的回想昨夜的激情,鸡巴一下子又竖得挺硬:此时一阵钥匙转动声,妈妈竟提早回来了!她唏唏嗦嗦似乎在脱衣服,一会花啦花啦的水声传来,我确定她在浴室洗澡;又过了一会,我听见浴室门响,妈妈洗完出来了。妈妈进了我房间,见我还睁着眼躺在床上,她不由分说,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斥道:「放暑假就让你睡觉的?都下午一点了,你还不起床?」我吃痛唉唉直叫,央求道:「妈!你先放手嘛!好痛啊!」妈妈刚一松手,看见我撑得半天高的内裤,不禁又怒道:「整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难怪越来越瘦!还不快给我起来……」刚洗过澡的妈妈,身上仅穿着单薄的浴袍,浴袍下空荡荡的,似乎只有一条黑色的迷你三角裤;她性感的身材,在浴袍下忽隐忽现,我看了不禁又是一阵冲动。妈妈一家伙又揪住我的耳朵,她促狭的道:「你这死小鬼,还敢色咪咪的盯着你妈,你又胡思乱想什么?你给我老实讲,你和你爸到底搞什么鬼?」我一听,吓了一跳,连忙装傻道:「妈!你先放手嘛!我那有搞什么鬼!」妈妈欲言又止的嗯了半天,终於忍不住还是说了出来:「你还给我装?你妈又不是死人,谁在身上难道还分不清楚?你今天不给我老实招供,看我不把你耳朵揪下来才怪!」她边说边使劲,我痛得受不了,只好一五一十的招了。老妈脸色阴晴不定,也看不出是喜是怒,她呆呆的站在我床前,眼神一片茫然。我心想,老妈是不是受不了刺激发傻了,便轻声叫道:「妈!妈!……」妈妈回过神来,凶巴巴的道:「你妈呀妈的叫魂啊?我问你,你爸爸当初是怎么跟你讲的?」她说完又作势要揪我耳朵,我双手捂着耳朵心想,总不能说老爸怕妈妈红杏出墙吧!於是隐恶扬善的道:「爸爸说,他车祸受伤后就不行了,但是他很爱妈妈,不想让妈妈难过,所以才叫我……那样……」老妈听了幽幽的叹了口气,过了一会她脸色渐转慈和,对我揶揄道:「你倒满孝顺的嘛!你爸爸要你做,你还真敢做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哼……」我看妈妈脸色缓和,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便大着胆道:「其实我一直都喜欢妈妈,爸爸就是不叫我做,我心里也很想和妈妈做啦!……」我话还没说完,妈妈迅雷不及掩耳的,一把就揪住了我的鼻子;我痛得哇哇大叫,妈妈却面带微笑的道:「你说什么?你好大的胆,你爸不叫你,你也想做!嗯……」她说完松手放开我,然后将浴袍一脱,身上仅余一条小小的黑色喱士三角裤。她挑衅的道:「来啊!你不是想做吗?妈妈就让你做做看!」浴后的妈妈,身上发出阵阵清香味儿,她嫩白的肌肤,丰挺的大奶,修长的美腿,还有那迷死人的性感喱士三角裤,真是令我热血沸腾。但怪得是,我竟提不起勇气真的侵犯妈妈。妈妈看我愣着不动,但内裤可撑得更高,便笑道:「怎么了?这回又不敢啦?你爸爸要你做,你就做;你妈要你做,你就不敢……哼……」我尴尬的道:「每次妈都戴着眼罩,可现在妈眼睁的好大瞪着我,我……我当然心里害怕嘛!」妈妈哼了一声,一扭屁股就走了出去,我的心一下子也沉到谷底。我心里后悔,为什么不大着胆豁出去,直接上前搂住妈妈;这会可好,老妈生气的走掉了,我上那再找这样的好机会?我在床上自怨自艾,老妈手上拿着眼罩,扭着屁股又进来了。她来到床前,突如其来的替我戴上眼罩,然后朝我身边一躺,笑道:「这下你看不到妈瞪眼,不怕了吧?来啊!妈就在这儿呢!」我大喜过望,可不愿再失良机,当下一翻身,就将妈搂在怀里。哇!软玉温香抱满怀,还真是爽啊!眼睛看不到,触觉似乎特别灵敏,妈妈的身体显得格外的滑溜柔嫩,我又摸又捏,又搓又揉,真恨不得一口将妈吞到肚里,也好慢慢消化。我正摸得不亦乐乎,妈妈突然推开我道:「你等一会,我去拿个东西。」她一溜烟的出去,又一阵风的回来,她要我两手高举,卡的一下,就将我双手铐在床架上;我还没搞清楚状况,妈妈已在我身上肆虐了。她用指尖轻轻的搔我,由小腿慢慢上行至胸膛,我又痒又舒服,忍不住浑身乱扭。一会一条温暖湿滑的东西,在我身上游移,我知道那是妈妈的舌头。她轻舔我的下体,由会阴而阴囊,既而又将我的睾丸一颗颗的含入口中,轻轻吸吮。我舒服得简直受不了,真想一把搂住妈妈狠狠的操她,但我双手铐着,硬是动不了啊!妈妈慢条斯理的又舔又搔,我心里痒得发抖,鸡巴胀得要爆,可妈妈就是不碰我的鸡巴。我无奈下发出饥渴的呻吟,急切的哀求老妈:「妈妈!我……我好难过,你快帮我弄弄那里嘛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」妈妈充耳不闻,继续轻舔我的肛门,那种钻心的搔痒,我只能用爽到家来形容;我再也无法忍耐,龟头一阵颤动,就要喷出精液,此时温暖湿滑的感觉罩上龟头,妈妈用嘴包住了我的阳具。强劲的喷发,妈妈尽数吞嚥入肚,她香舌轻舔马眼,小嘴吸唆龟头,刺激我喷发得更多更猛;一会我喷无可喷,阳具渐软,妈妈才意犹未尽的喳了喳舌头,吐出我的阳具。妈妈移动位置将阴户凑上我的嘴,我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臊味,於是自动的舔吮起来。妈妈那儿早已湿漉漉的又黏又滑,我一舔她就哼哼唧唧的乱叫,她叫的又淫又浪,我一听,原本软掉的鸡巴,一家伙又硬了起来。她伸手在我鸡巴上搓了几下,一把拉开我的眼罩,骚骚的叫道:「让你看看,妈妈怎样吞了你的鸡巴!」她握住我的阳具,屁股朝前一耸一压,噗嗤一声,我的鸡巴整根不见,还真的被她下面的小嘴给完全吞没。妈妈疯了一般的扭动腰肢,耸动屁股,嘴里也不停的淫声浪叫;她两个嫩白的乳房晃来晃去,小腹也像水波般的荡漾。幸好我刚才泄过,耐力增强一倍,否则被她这么一搞,铁定是当场了帐。激情过后,妈妈解开手铐对我道:「你爸爸串通你一块骗我,现在咱们母子可要一起骗他,他要你演戏你就演,可不要让他晓得,我已经知道……以后……你如果想和今天一样……你就偷偷告诉妈……」哈哈!这下子可真是赚翻了,妈妈竟然给我发了许可证!妈妈上浴室清洁身体,我赶忙跟了进去,她瞪我一眼没吭气,我兴冲冲的问道:「妈妈!你刚才舒不舒服?」妈妈一把捏住我的鸡巴,笑道:「你干嘛问我?你问它嘛!」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