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
班花的性爱

班花的性爱
又到了「非线性规划」这一门课的时间了,我踏着轻快的脚步自宿舍走向教室。  这一门课选修的有十几个同学,其中包括班花思婷在内。思婷是个美艳型的美女,身裁玲珑有致,我之所以喜欢这一门课也是因为她的缘故,不是因为可以看到她,而是因为在课堂上隐含了我俩之间的一个秘密。  虽然上课是随便坐,而且我和她实际上并不是很熟,但是我和她的座位总是连在一起,而且是一前一后。  每当老师开始讲课了,我们就会开始秘密进行我们之间的活动。我把膝遘m于她的椅子靠背和椅面之间的空隙,她则向后坐,让我用膝递素缜o的屁股。  她是一个清瘦的女孩子,臀部却非常浑圆丰满,触感特佳。有几次,我竟因而射在裤子里面。有时候我们的旁边和后面都没有同学坐的话,我还会偷偷伸出手掌去摸,只不过这种机会很少,而且万一有人从窗外走过看到,我可会身败名裂的,实在太冒险了,只能偶而为之。不过正因为冒险,所以又多出几分做坏事的刺激感。  其实一开始并不是故意的,就在第一次上课时,不经意地碰触几次,不小心碰出「感觉」来。从此以后,我每次上课就坐到她后面,她也十分配合地把屁股挪过来。后来即使是我先到,她也会自动坐到我前面的座位,真令我乐歪了!  我们就这样上了一个学期的课,除了偶尔互借笔记之外,我和她还是不算特别熟。  基本上就算她不是对我有意思,也应该不讨厌我才对,为什么我不采取行动呢?因为人家早就有男朋友啦!是她大学同学,目前正在外岛当兵,听说两个人感情甚笃。  这一天,天色特别阴暗。从一早开始就下着倾盆大雨,一直到傍晚的现在已经下了一整天了。虽然有时雨势会稍减,却从没停过,真令人怀疑为何天上有这么多的水,倒了一整天还倒不完。  可能是注定要遇上她吧!平时我都是晚上十一点以后才会回去,今天却不想再工作了,在学生曙U用过之后就提前打道回公寓。就在侧门附近图书馆门口,见到班花提着伞在犹豫着。我连忙上前打招呼。  「嗨!」「嗨!」她面露微笑:「雨好大呀!」「是啊!你要回家了吗?」「本来是的,可是雨这么大,骑车很麻烦。」虽然外面下着雨,但是我心中却絣出一道曙光,「我送你回去好不好?我开车来的。」「好哇!那就谢谢了。」思婷的个性温柔但开朗,这种事她不会拒绝。更何况身为班花,她平日也被奉承惯了。  虽然知道可能只是送她回去而已,但总是多了一次接触的机会,否则永远都只是「不大熟」。我也不是那种看到女人只会想上的发情狗,不信?那就算了。  在她的指引下,我把车开到她的宿舍。沿途中我们有说有笑地聊了很多事,原本担心会因为我们之间的那件秘密而有一些尴尬,没想到她却自然得好像从没发生过一般。  「到了。」车子停在一栋十几层的公寓大楼前,她该不会住得这么豪华吧?「谢谢你啰!」「不客气。」我回答。  她略为停顿了一下。「上来坐一坐吗?」她眨着大眼看我,一付很诚挚的样子。  「老实说,我是很想,」我笑着回答:「所以你可别因为客套才问我呢!万一我真的跟上去,你不就麻烦了?」「既然这样,那就上来坐一下吧!」她说:「我泡茶请你喝。」于是,我就跟着她进门,搭电梯到八楼,造访她的香闺。  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。思婷一个人住七、八坪的豪华套房,房间布置得充满女孩子的娟秀之气,地上还铺了淡褐色的地毯。其实看她的气质也知她是有钱人家的闺秀。  虽然一路开车、撑伞,但雨下得太大了,地上积水,我们的鞋袜、裤脚都湿了。她招呼我坐下后,便拿了衣服到浴室去换,我也把袜子脱下来。  她床头瞻F一桢和男友的合照。照片中那男孩长得颇帅,使得我有点自惭形秽了。  开放式衣架旁放了一个脸盆,里面是一些换下来的衣物,有长裤、内衣裤和袜子等。  她换上居家的POLO衫和短裤,拿出茶壶和两个杯子,沏了花茶招待我。  我们聊着聊着,我才知道她是这么的健谈,和她聊天真的是很愉快。随着话题愈聊愈开,两个人也渐渐热络起来。不知是怎么开始的,好像是我夸她穿着有品味吧!又和她聊了一些时尚的事,她一时兴起,说要换一套新买的衣服给我看看,于是拿了一套衣服进去浴室。  这是一件淑女装,好像还是名牌的,让她看起来很有都会女子的气息。  「很不错,」我把我的看法告诉她:「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上次期末聚会穿的那一件。」那件连身短裙简洁高雅,而且较具休闲风格,穿在她身上反而更能衬托出她的特色。  「真的呀?」她不但没有不悦,反而显得一副欣喜的样子:「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呢!」她在衣架上找出那一件衣服:「我再换给你看好了。」女人的打扮是为了吸引男人的欣赏的,如果你能适时说出她心中所想要的那一句赞美,她芳心大喜的程度一定会超乎你的想象,这个道理的确一点都不错。  一会儿工夫,她换好装从浴室里出来,转过来背向我:「小李,帮我拉一下拉炼好吗?」真是个好机会。我站起来,走到她身后,轻声说道:「往上拉,还是往下拉啊?」她登时羞红了脸,娇嗔道:「色狼!」[post]「开玩笑的啦!」我笑着帮她把拉炼拉上,顺便帮她拢一拢头发。这种玩笑除非是很熟的女孩子,平时我也不会乱开的。但我观察她脸上的神色,并没有一丝不悦,只有满是笑意,外加上几分的娇羞。此情此景,加上那件连身短裙包裹着的姣好身裁,我不禁欲念大起,实在难忍心中饿虎扑羊的冲动。  我在她的床沿坐下,她则笑意盈盈地在房内踱来踱去,像走秀一般展示她的衣着。  眼波中流露出千般妩媚,看来她也是春心荡漾了。  她走到浴室门口,再度转背向我,柔声道:「看够了没?我要换下来啰!麻烦你再帮我拉一下。」终于该我上场了!内心的那只野兽眼看就要脱出樊笼,在她的玉体上肆虐。  但我表面上还是保持绅士风度,以免破坏了现在浪漫的气氛。我优雅地走过去,从后方将手搭在她肩上,在她耳畔轻声道:「这一次,该是往下拉了吧?」一面用左手缓缓地拉下拉炼,一面吻上她的细致的颈子。  她闭上了眼,没有抗拒。我将她转过来,热吻她的红唇,她用陶醉的表情回应着。  另一方面,我搂着她背的那一只手,悄悄将她胸罩的扣子解开。  我们拥吻了好一会儿,她轻巧地让我整个人跌到床上,自己则站在床前,两手在两肩上一带,那件连身裙和胸罩就一起掉落在地上,整个迷人的胴体,终于呈现在我眼前。  她胸部不算大,大约B罩杯,但配上她清瘦的身裁,看起来十分坚挺,暗红色的乳头高高耸立。纤细的小蛮腰,优美的臀部曲线,修长的双腿,还有那小腹下方、淡蓝色内裤下隆起的神秘小丘……这时我也解开了我的长裤,她则跨坐在我那玩意儿的正上方,隔着内裤感受到她洞口的那股温暖,我那玩意儿马上勃然大怒,一副要冲破内裤的气势。她俯身下来和我继续刚才的热吻,我的双手则不客气地在她的双峰上把玩,享受那弹力十足的触感。  接下来很自然地要脱下她的内裤了,可是她却一直不让我脱。我把手伸入她内裤中爱抚,她的爱液早已流得一塌糊涂,可是只要我有脱下她内裤的企图,她就技巧地把我的手拨开。她的尺度大概就到这里为止了吧?我想。毕竟她有一个好男友,即使是一时迷乱需要一点生理上的满足,也不愿让别人进入属于她男友的体内。  我心中这么想着,对她的动作难免就缓了下来。她似乎看出我的心思,脸上浮现出为难的表情。终于,她抿着嘴,一手轻轻抵住我,一手在床边的小抽屉中翻呀翻的,递来了一个保险套。  我喜出望外,马上坐了起来,她却示意我稍安毋躁,接着扶起了我那重新充血的肉棒,用她的纤手帮我戴上。  我脱去了她那濡湿的内裤,两手捧起她的丰臀,让她的阴道口对准了我的棒头,一寸寸地没入她的阴唇间。顿时血脉冲入我的脑中,令我一阵晕眩。  她也是全身一阵颤抖,我运用腰部和手臂的力量进行抽送,她忍不住叫了起来。我的棒子在她那滑润的阴道中快速来回,充分享受她阴道内壁美好的触感和深处的吸力。  我的脸则埋在她胸前,乘隙用舌头品尝她挺立的双乳。她高举起双手放在头顶,迎接这猛烈的欢愉。我们尽情享受两情相悦的快感,窗外的雨正劈沥啪啦地下着。  我射了精,向后倒下,精液从保险套中流出。她也向前扑倒,俯卧到我的身旁。我俩相互凝视,尽在不言中。  我一面轻抚着她浑圆的屁股,光泽而有弹性,一面附在她耳际道:「我对你的臀部有特殊的感情。」她脸上顿时泛红,娇羞无限:「你好坏喔!没想到外表看起来很斯文,却在大庭广众下做这样的事。」粉拳轻搥在我胸膛上。  这么一位能和我契合、且各方面都十分速配的女孩子,又拥有迷人的外表和个性,我发现自己不禁地喜欢上了她。她呢?其实我们以前即使不熟,但彼此间早就互相有好感了吧?我伸手拨了拨她汗湿了的秀发,问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:「思婷,以后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是……?」方才她脸上为难的表情再度浮现。我们之间沉默了良久,她才开了口,只不过这次的答案却不再称我的意。「对不起,小李。」虽然是意料之中,但我心中还是失望难掩。我不死心地再问:「你们又还没有结婚,你还是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的!」「小李,我是爱他的。」她把视线移开:「如果当初我是先遇到你,爱上了你,我同样不可能因为遇到更合适的对象,就任性地把你换掉的。」她再度看着我,眼中充满了矛盾的歉意:「像你这样聪明、善解人意的人,应该会明白才对。」再聪明的人,遇上了感情方面的问题,也会成为胡涂蛋一个。如果她真是我心目中那样的女孩的话,她的确是不会接受我的感情的。  「我明白,而且我可以等。」世上最大的享受莫过于做爱,而最惨的折磨莫过于失恋。大概没有人曾像我这样,在做爱后马上尝到失恋滋味的。  心中虽然难以割舍,但理性上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:「谢谢你刚才给我……前所未有的快乐。」「哪里。我才要谢谢你吧!」她脸上一红,又恢复了方才的妩媚。  我和她,从此成为了好朋友。我平时打电话找她聊天,在她心情好时陪她逛街、看电影,在过节、过生日时也会送礼物给她。虽然我心中没有放弃,但她始终没有离开她的男友,我们也不曾再发生过亲密行为。  毕业之后,她男友也退伍了,我们就不曾再连络。前几天从同学口中得知她要结婚的消息,同学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参加她的婚礼,我想还是不了吧!她有她的归宿,我有我的新爱人,不应该再勾起这件遗憾了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