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

三晚拿下一教师良家

三晚拿下一教师良家
(一)。  2014……19-22日去青岛出差。  19日晚上在宾馆上QQ,搜当地35岁左右女子,广撒网,看见差不多的名字就加,随留附言:出差青岛,寻有缘女性。  回者有三,其一名曰:冉冉,35岁。  她的QQ附言:「姐不聊天,也不扯淡,谈情者格杀勿论。」遂给她留言:「哥不聊天,也不扯淡,亦不谈情,只要性。」她回一大汗表情。  我又道:「但只寻有缘人,所谓缘者,有距缘:附近的人;有眼缘:看着舒服;有心缘:心有灵犀;有情缘:情为所愿。」她又回:「你咋知道我们有缘?我从不聊天的,也不会网友。」「我出差到本地,能找到你就是咱俩的缘分。」其后你来我往,从当地风土人情到孩子乱聊,直到夜里12点再无提到性,互道:晚安,睡觉。  第二天晚上继续聊,问她:「这么晚上聊天,老公不在家么?」她回:「老公还没回来。」今晚得知她不是青岛本地的,而是青岛管辖之平度市的一所中学的地理老师,25岁结婚,今年孩子9岁,女孩。要照片,不给。要电话亦不给。又是一晚上天南海北的乱炖。  第三天即21日晚上,告诉她:第二天要返程了,要离开青岛了。得知老公还没回来。  她说以后再来时有缘再见面。  气死,以后再来时见面,岂不白浪费我2个晚上的大好时光。  遂又耐心沟通。告诉她:我也是有家有老婆孩子的人,也不想破坏家庭的安定和幸福,只是寻找一下和老婆早已没有的激情,体味男女之间双飞的快感。明天早上我转道平度回济南,见面之后若无缘,请你吃顿饭,走人,若有缘,待你同意再说。  最后她同意让她思考一个晚上,明天一早告诉我。  22日早6:30即回我:经过一个晚上的深思苦虑,不能对不起老公,不让我去了。  大囧。遂发一流泪图像。  她又回:若不,你来,你来后,咱们在车站见个面,你接着走。  遂答应,心想:见面后就随我了。  接着发来手机号码。赶紧下楼吃早餐,退房赴车站赶往平度。  10点另5分到达平度车站,她已在车站等,身高170cm左右(穿高跟)体重55公斤左右,胸围大(后知一个手掌根本握不过来),一袭黑色短裤短上衣,尤显一双白色的大腿晃眼。  第一印象:吆,大长腿啊。  寒暄过后购买了下午2点的车票,还有近4个小时呢。出车站在广场上坐了会,找各种理由约去开房,死活不同意。  磨至11点半了,都有心灰意冷了。那吃饭去吧,沿三城路边走边聊边找饭店,见一川菜馆,进去,一楼满座了,幸亏满座,老板娘招呼去二楼吧,有包间。  正好就要包间。  点一酸菜鱼,她要一老醋蛰头,两个米饭。  吃饭亦是增进感情的好时机,此时得知她老公现在国外已经1年多没有回来了,哈哈,大好时机啊。  饭后感情大增,但时间已经12点半了,要再开房已经来不及了。  她说等我下次来一定会好好陪我。  晕,那这次呢,咱也不能白费啊,随拉过来坐我腿上,亲上嘴,摸过奶房,哇塞真大,真白,真柔软,但乳头却很小,比青黄豆大不了多少。  把她拉起来靠在墙上,挤压着她亲她,感到她的腿已经发软,快站不住了,遂解她裤扣,死活不让解。  那就曲线救国,她穿短裤,左手沿裤边伸进去,摸至毛丛,已经湿了,继续进入两片肉中间,揉着肉峰上沿的痘痘,中指慢慢进入肉洞,摸到愣愣的凸起,遂用力揉摸,此刻她已无力的爬在我身上。右手趁机解裤扣,竟然还不让解。  继续揉摸,嘴上用力吸吻,累的左手中指都无力了,感到她流水大了许多,遂又解裤扣,竟然没怎么阻挡,退下她短裤,肉枪上顶,无奈怎么也找不好角度,进不去。遂让她爬下,扶在椅子上,后入进去,扶着她的大白屁股,肉枪插进她的肉缝,根本就没想避孕套的事,直接肉夹肉。  可能是站立的问题,觉得她肉洞很紧凑,无奈即紧张又刺激,不到3分钟就射了,内射。  擦拭后,她问:这次可是满意了?  我说:不满意,还没操够,下次来再继续。  时间已到1点10分了,赶紧结帐走人,走出饭店,便亲热了许多,主动挽起我的胳膊,在车站才想起避孕套的事,她说:带环了。  送我上车,一直看到汽车起步,双眼脉脉含情,犹如新媳送夫。  回济南后仍保持联络,每次到青岛都抽空和她怱怱一聚。  (二)奇葩的姐妹  直到今年(2017)6月初,她和我联系,最近要来济南,到时候和我见个面。  问她什么时候来?一个人来还是和别人一起来?来济南除了玩还有别的事吗?  没想到她的回答太让我意外:她和她姐姐及姐姐的情人一起来,她姐姐的情人来济南办事,顺路带她姐姐来玩,她知道了后也要来济南玩,并且告诉了她姐姐和她姐姐的情人来济南找我。  更奇葩的是7月10日真来济南时,她竟然还带了她今年参加中考的女儿。  问她:这怎么办?  她说:你放心,会安排好的。  7月10日正式周一,公司开会忙,下午早点溜班,去会她,她和女儿正在趵突泉游玩。她姐姐和情人去办事了。  开车去趵突泉接了她娘俩,闺女第一次见,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和她妈妈的关系,并不感到惊讶。  带他们游玩了黑虎泉和芙蓉街。晚上六点,赶到八一立交桥和她姐姐会合,一起吃饭。  带她们去了经十一路英雄山下面的中华小吃一条街,还是吃的川菜,就是小吃街西首的小草房。  她姐姐及她姐姐的情人对我也不陌生,吃完饭回到宾馆门口,她在门口和她闺女说:玲玲你和大姨先上去睡觉,我和叔叔去看看夜景。  然后我们闪到旁边的汉庭连锁店开房。  记得和她首次是在饭店的包间里,她爬在椅子上后入式,并且是穿着上衣,牛仔短裤也是仅仅退到膝盖处,并没有多大的施展。其后会面亦是很怱忙,未能尽兴,这次我们躺在1米的大床上,可以尽情的玩弄了。  别的不说,手握她的一对双乳,才知道什么叫波涛汹涌:手在乳房的一侧推动,就能看到整个乳房肉像是大海里的波浪一样,在她胸前一层层向眼前涌来。  期间还说:你这一对大乳,没有一个男人不想摸。  她俏皮的说:不让他们摸,就让你一个摸。  第一炮时间不长,也就2分钟。休息一会后,第二炮,变换了各种床上的姿势,把她干到求饶。尤其是把她双腿摁在胸前压着她一对大乳的时候,乳肉都能顶到她的锁骨上。  期间干了多炮,全部内射了个痛快。  歇息时说起她女儿,她说女儿也理解她和她大姨,毕竟她爸爸和她大姨夫都在国外打工,一年才回来一次,理解她妈妈和大姨的需求,才初三的女孩,就这么懂事。  她埋怨我离的这么远,要是也在平度就好了,能和她姐姐一样有个人疼,有人爱。  期间我还笑说:若是你女儿不来就好了,我们就能和你姐姐住在一起了,说不定我们四个人还能一起玩。  结果是腰上被拧了一把和一句想的美。  第二天早上,晨炮完后又把她送回去,我则上班去了。  字节数:5622  【完】